燃烧

我想要走出自己的路

[维尤]圣诞节的时候,维克托和尤里在做什么?(中)

/ 维克托生日贺文
/ 可以当《我记忆里的你》的番外看
/ 没看过正文也可以看 时间线在正文之前
/ 本来是想写做爱做的事情的 但是最近风声紧
/ 这文真是越来越不甜了………
/ 我要回来更文了


第二天维克托醒来的时候,怀里并没有往常那个小身影。

如果只是尤里不在身边的话,那并不奇怪。可是尤里那一侧的床人体的温度已经渐渐消失了,凹下去的痕迹也已经恢复原状了,这一切都显示尤里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尤里这么早出门,是去做什么了呢?

维克托首先想到的是尤里是不是出门给他准备生日礼物去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也不见得每次生日都给对方准备礼物,两个人都不是在意会不会从对方那里收到礼物的人,所以维克托并不认为尤里是去准备礼物了。

那么尤里到底去做什么了呢?

维克托走进书房,尤里的通讯器被他随随便便的放在电脑桌上,一旁散乱的放着关于西海岸的情报和资料。

尤里昨天晚上好像确实说过自己要再看一下这些资料的,那尤里这么早出门是和这些资料有关?正想着,维克托发现尤里的通讯器里有一条今天凌晨发来的讯息。

“加西亚两小时之前抵达了他们位于南区的据点。”

加西亚是西海岸最多军火的持有者,在这个时候来一趟南区肯定是有理由的。无论是不是识破了组织想要和他抢生意的打算,单凭两个组织常年的竞争和不合,尤里都有去看一下的必要。

维克托突然紧张了起来,尤里看样子是什么都没有准备了。虽然加西亚现在还不如他的父亲一般老练,但也绝不是等闲之辈,说到底哪个黑手党的成员是心慈手软的呢?

维克托马上联系了利娅——一个专门负责情报,但是身手也了得的彪悍女人。

“莉莉娅,你知道尤里现在在哪儿吗?”

“尤里的通讯器显示他就在你旁边,如果你们两个是专门来给我秀恩爱的话,那我只能请你给我这个单身少女多一些关爱,如果不是的话请你马上挂掉电话去和你的小尤里度过一个温馨的圣诞节,不要来打扰我,我值班到凌晨已经很累了。还有,不要叫我莉莉娅。”

说完利娅果断的结束了通话。

看来利娅并不知道尤里的具体位置,那么尤里的确是没有和任何人联络而选择了单独行动。



尤里起了个大早,把自己裹的暖暖和和的之后就悄悄出了门。

南区的清晨实在是寒冷,尤里又在路边买了一杯热牛奶捧在手里才终于觉得全身都暖了起来。

像一个普通市民一样搭电车穿越了大半个城市之后,尤里七拐八拐的走进了一条小巷,这条巷子的最深处有一扇不起眼的门,门的背后才是属于尤里他们的世界。

给尤里开门的是这里的老板,一个全身刺青却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年轻男人。

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真实名字是什么,只知道这个人自称J。至于为什么要叫一个女人的名字,原因仅仅是因为初恋女友叫Jessica,仅此而已。

走过一段长长的楼梯,尤里和老板走进了一间地下室。地下室陈列着泛着寒光的刀片,即使是亮着暖色的灯光也不能中和半分凛冽。

“我需要一把匕首,”尤里的目光随意扫过这些锋利的刀片。

随后他的目光停在了一把小巧的折刀上,“SILVER KNIGHT。”

身后的娃娃脸男人微微一笑,说:“好眼光。”

尺寸规范,制作精细,不愧是十大军用匕首之一。

“就它了。”尤里满意地点点头。

“送人的吗?我记得你从来不用刀。”

尤里点点头,嘴角微微扬起,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我帮你刻个字吧,本店的特别服务,仅此一次。”J把身体靠过来说。

尤里有些厌恶的皱皱眉,“你怎么满脑子都是这么恶俗的想法?”

“怎么就恶俗了?”J认真解释起来,不过怎么看都有一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气质在里面,“今天是什么日子,圣诞节诶,圣诞节要送的礼物多有纪念意义啊,你不刻个字怎么留住这个纪念的时刻?对吧?”

“那就V吧。”尤里实在不想听这个聒噪的男人再多说一句话,有些不情不愿地提出了要求。

“那就希望这把匕首的主人能够永远victory咯。”J从架子上取下这把SILVER KNIGHT,转身进去里面的房间进行加工去了。

尤里则有些无聊的坐在圆桌旁的高脚椅上,喝了一口从出门就一直捧在手里的牛奶。

啧,冷死了。

尤里撇撇嘴,把这杯已经冷透了的牛奶放到一旁。

现在是十一点,不知道维克托醒来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是什么表情呢?

表情一定相当精彩吧?

尤里正想着,地下室的门外却传来了意外的敲门声。

J从里间探出头来疑惑的看着尤里,然而尤里此刻也正疑惑的看着他。

尤里把兜帽带上,尽量遮掩住自己的脸,然后用口型对J说:“你去开门。”

来的人正是加西亚。

“哟,你这里已经有客人啦?”加西亚进门就看到了尤里。

“就是个客人而已,您别多想。”J连忙解释,“不是说明天过来的吗?”

“这件事我想着尽快办好是最好的,但是看来我今天来的不凑巧啊,那我就只好明天再来咯。”

加西亚转身离开了,尤里从脚步声中判断来的人不止他一个。

“他本来明天要来做什么?”尤里问。

“我只做刀具生意,其他事情我可不管。”J回答。

从J的嘴里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不过尤里今天其实也并没有打算深究,于是便问起了他的那把刀:“我的刀好了吗?”

“好了,”J进去捧出一个盒子,“已经开好刃了,给你装盒子里面这样你送人会好看一点吧。”

尤里点点头,接过盒子转身走出了地下室。等待刻字再加上加西亚的突然到访让尤里在这里多耽误了一些时间,现在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

自己一声不响就走了这么长时间,维克托这个时候怕是已经快被气死了吧?

-

贺文都要写三天 我服了我自己了……跪……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