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维尤]我记忆里的你-02

CH2 医院
维克多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里,坐在病床旁边的是他的女搭档。
利娅正在读当天的报纸,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放下报纸才发现维克多已经醒了。
维克多想要检查一下自己究竟受了什么伤,可是左臂缠着绷带的他,实在是有些搞不定这个简单的动作。
“左肩关节脱臼,右膝关节软组织挫伤,然后还有很多碎玻璃造成的伤口,”利娅主动的报出了维克多的伤势,末了还不忘嘲笑一番,“行啊维克多,你这一身伤说出去谁能相信你竟然是被水晶灯砸出来的?”
“左肩的脱臼不是砸的。”维克多反驳。
“是是是,不是砸的,是让加西亚手底下不知道是谁给扭出来的可以了吗?”利娅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就一个简单的暗杀任务,能把自己弄的这么凄惨,维克多感觉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要毁在今天了。
“也就是尤里不在,他要是在肯定笑得比我还夸张哈哈哈。”利娅一边说一边笑意更深。
然而维克多的一句话,让利娅顿时笑不出来了。
“yuri是谁?”
“你没事吧?尤里你不知道是谁了?”利娅非常惊讶,但是她觉得也许维克多其实是在和她开一个相当老梗的玩笑。
“他很重要吗?”维克多认真地问。
维克多眼睛里没有任何玩笑的成分,这让利娅意识到事情可能真的大条了。
“你在这别动,我去找医生。”利娅急忙走出了病房。

主治医生检查了每一项可能出现问题的项目,都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解释这种失忆。最后一个项目检查完,医生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对利娅说:“被水晶灯砸失忆这种事我们也是第一次见,具体的原因目前还不能完全确定。这种失忆有可能是暂时的,也可能是永久的,我个人判断这可能是暂时性刺激导致的失忆。听你说病人忘掉的对象目前不在这里,那这种情况就只能先让病人自己慢慢恢复,保持心情的平稳,并且注意作息,不要太劳累了。”
利娅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医生说了半天跟没说一样,维克多忘了谁不行偏偏忘掉了尤里,尤里最多还有两个月就能回来了,到时候知道了这件事还不得疯了。
利娅心想着这不行,她要最后在争取争取,看看医生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哪怕是偏方也行—能让维克多的记忆快点回来。
“您就真的没什么办法能快速恢复记忆了?”利娅急切的抓住了医生的肩膀,一不小心没控制好力道,让医生痛的呲了呲牙。
医生摇摇头,活动了一下被捏痛的肩膀,显得很为难的样子说:“这种事情急不得,如果用力过猛,很有可能适得其反,引起病人的反弹。”
利娅没有办法,只得照医生的说法做,有可能维克多见到尤里的时候就能恢复记忆了呢。

维克多恢复得很快,除了左肩还缠着绷带之外,基本已经和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的了。忘记了尤里对于目前的维克多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影响,毕竟住在医院里,衣食无忧还不用出任务,每天就是走走路做一下复建,再用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和查房的护士姐姐们调调情,把人家护士小姐姐撩的脸红心跳的,让护士们差不多每天都要不小心“忘记”查维克多的病房而多来几趟。医院一看这不行啊,住着这么个人,医院的工作效率都降低了不少,所以决定派出男护士专门查维克多的病房,结果男护士的记性在遇到维克多之后瞬间也变差了不少……
一天,维克多拄着拐杖假装自己伤势反复了的来和接诊台的护士说话。
这是维克多唯一没撩到的护士了,因为此人长得实在是有点遗憾,而且身材壮硕,据说是当年在精神病院当过护士练出来的。
维克多刚要开口,就听见远处有人叫了一声:“勇利!”
听到这个名字,维克多愣了一下,而前台的护士则好奇的问:“你刚才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你的金色头发很好看。”
前台护士第一次听到来自别人的夸赞,有点害羞的笑声回应了一句谢谢。但是维克多却并没有理会,他的注意力全被刚才的一声“yuri”吸引走了。
维克多没了撩护士的心思,心情复杂的走回了自己的病房。
yuri……
维克多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这是那天利娅提到这个名字之后再次听到这个发音。今天再次听到,竟然让自己有一瞬间的失神,也许这两个音节是真的很重要吧。
这时门外又传来护士的声音,好像是在对着刚才那个yuri说话。
等护士的声音逐渐消失了,维克多推开了房门对着那个已经转身离开的背影喊了一声:“yuri!”
勇利回过头,有些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转过身来的男孩子实在是有些质朴,质朴的黑发,质朴的黑框眼镜以及质朴的衣服。
“刚才听护士叫你来着。”
“那……有什么事吗?”
“你是来照顾父亲的吗?”
“嗯。”年轻人显然并不愿意多讲,就简单的答应了一声。
“希望你的父亲早日康复,”维克多又指了指病房门上自己的名牌,“我叫维克多,你以后可以来这里找我。”

-
勇利出场啦~
然后全文最大的flag也已经立好了,就等着尤里来收啦~
有了大纲就是好,卡文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 ‾᷅˵)

评论(6)

热度(16)